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流行令经营活动暂停,企业复工后,由于外需下降以及全球供应链的中断,法律问题随之而来。企业法务应当如何管理这些风险?靳海莲报道

需品或许是再创造之母。三亿只N95口罩和一亿只外科口罩,这是位于深圳的新能源汽车企业比亚迪收到美国加州政府的订单内容。汽车销量受阻的情势当前,中国汽车企业比亚迪摇身一变,成为全球最大的口罩制造商,据报道,其每日产能已达1500 万只。市场的“无形之手”开始运作,将汽车和口罩两个行业的休戚悄然相连。比亚迪并非孤例,全行业均在重新利用其生产设施,以抗击疫情、维持业务运转。

无独有偶,一家位于石油化工产业下游的乙烯供应商,往日为汽车生产提供零配件成品和半成品,面对疫情,旋即转变其部分生产线,开始生产熔喷布。这种织物乃是口罩的关键生产材料。

这一转变及时且精明。由于投资周期较长且生产线建设成本高,即使对于中国来说,短时间内要想扩大熔喷布产能,难度也不小。短缺状态令熔喷布的市场价格一度飙升至原来的40 倍。

“疫情激发了中国制造业的潜能,”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全朝晖评价,“制造业是经济复苏之本,企业创造性的应对方式不仅为其自身带来收入,而且为国计民生做了贡献。”

另一方面,全朝晖称,该乙烯供应商发行了“疫情防控债”以募集资金,其熔喷布新业务正是履行了此债“重点医疗物资生产”的募集资金用途要求。

中国在线旅游平台同程艺龙的法务总监马莉提示:“创新性业务呈现出百家争鸣的态势,需要法务具备充分的商业思维,从商业与法律风险平衡的视角去分析和处理。”

供应链

资本对于效率的追求,将社会工作深度分化,为了最大程度地控制成本,生产设施遍布全球。其中一种后果即是极度脆弱的全球供应链,严重依赖特定国家和地区,例如中国。其联通性一旦受阻,整个行业体系随之震动。这在诸如新冠疫情这样的突发事件下尤其明显,令诸多商业领袖无计可施。

围绕“逆全球化”的辩论从未停止,而疫情的全球流行令这一主题变得更加紧迫。经济学人智库于5月发布报告称,新冠疫情的发生加剧了“逆全球化”,区域性的供应链将加速发展。

“高科技制造业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全球供应链短期的中断和长期的布局调整,”富士康副总裁、首席法务官解辰阳说。

谈及检视目前供应链中核心合同的履约情况,解辰阳提示:“针对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合同,需要结合当地团队[的意见] 及当地的法律、法规和判例,进行审慎分析。以不可抗力为例,事实上,不同国家的司法实践,存在非常大的区别。”

“大型公司的总法,应该将眼光着眼到更具有战略风险的供应链相关的合同领域问题上。除了疫情的影响之外,还应当考虑到上下游供应链企业可能受到的制裁、反垄断、国家安全等因素的影响,”解辰阳说。

因此,对未来供应链变化的预判尤为关键。解辰阳提醒,总法需要进行提前的法律研究及应对举措的准备。厘清情势是消除下行影响的第一步。

协力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游闽键说:“在这个时代,社会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关联都非常紧密,某一部分很可能因为看似毫无关联部分无法正常运转而遭受影响,因此关联性的思考具有重要的价值。”

云端危与机

大多数国家持续封锁状态和对行动的限制,云端工作成为诸多企业的选择。视频会议、利用位置信息在线打卡上班,业已成为企业寻求复工的一种常态。

小米集团总法律顾问孙豳指出,比起实地办公,远程办公导致相关法律文件签署、盖章困难,这给企业法务的工作带来了新的挑战。对于有业务位于法规更新频繁的海外地区的企业,孙豳提醒,法务应当重视协助企业“快速建立在线业务以满足在线需求”。

对于工作方式的这一改变,除了关注远程办公的效率外,马莉还指出,企业法务亦十分重视数据安全和隐私政策方面的合规标准。例如,疫情防控期间,不少企业收集了员工的各类信息以配合政府防疫工作。而在员工从返岗后,企业应当如何处置这些数据?

大成律师事务顾问赵中星提醒不可滥用个人信息。“疫情结束后,企业不得继续将这些个人数据用于其他目的,例如,使用位置数据监控员工等,”他说。

“云端工作可能意味着更多监控,和评估员工表现的侵入性手段。任何对行为的监控都应该以透明的方式进行,”赵中星说。

就在线沟通而言,《华盛顿邮报》曾报道,数千条企业视频会议未受加密保护,可在公开平台上任意查看,其中包括涉及个人身份信息、公司财务报表的各类企业会议。

对此,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一楠提示企业可以从以下方面关注如何安全地进行视频会议:(1)根据会议的保密程度需求,选择符合公司且安全性能高的视频会议软件;(2)加强会议程序的安全验证。会议前,应仔细核对参会人员名单,确保向其发送了准确的会议信息。在会议时,严格审核参会人员,及时移除未在与会名单中的不明人士。(3)检查会议链接的来源。员工在收到会议邀请时,同样应注意确认会议的来源是否可靠,是否为具有重大安全隐患的“.exe”恶意链接。(4)安装供应商提供的最新补丁,及时更新软件版本。

“有条件的企业可以拓展思路,购置网络安全类别的保险,转移因网络安全事件造成的风险,”王一楠说。

除了视频会议软件外,远程办公还会用到其他第三方平台或工具,而普通用户在使用它们提供的服务前,倾向于忽略服务协议。

游闽键说:“[企业]尤其需要了解服务提供方对于企业使用数据的储存、使用和处置权限,对于企业的数据信息是否会采取加密措施,以及如果发生泄密,应该承担何种责任。”而对于企业的涉密材料,游闽键建议“对于需要严格保密的资料不进行网络上的公开传输,对相关文件添加水印或者密码等,同时在员工中强调保密义务和保密守则”。

合同履行

据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处发布的一份评估新冠疫情对中国企业影响的报告,在第三产业中,旅游业、餐饮业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根据中国旅游研究院测算,预计2020年第一季度及全年,国内旅游人次分别负增长56% 和15.5%。

对于旅游业,马莉指出,在新冠疫情下,受旅行社部分业务等被暂停、以及疫情下各地出行管控限制等原因影响,企业业务急速锐减,收入大幅锐减,企业直接面临如何维持运营、如何自救等生存危机管理问题。“业务暂停,涉及大量订单退改以及损失分担问题,”她说。

孙豳建议,企业法务应当“提供更加积极高效的法律支持,及时参与业务需求变化引出的协议起草和协商,充分应对疫情发展”。

为了估量合同履约风险,要考察某一国家的防控情况,中国贸促会在其网站推出的“境外疫情措施提示地图”可作为参考。该地图将对货物贸易/ 医疗物资的态度、进出交通工具、边境口岸、人员入境、紧急状态等情况分列在各国家项下。

不可抗力。由于封城、停工、交通管制等突发情况的出现,导致部分国内合同履行出现问题。对此,游闽键指出:“全国人大法工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均确认‘新冠肺炎’构成不可抗力,为受新冠肺炎影响到的国内合同如何处理确立了基础的标准。”

至于国际贸易合同,“尽管贸促会已经表示可以为企业出具不可抗力证明,但是这一证明在国际争议解决中能够起到何种作用,还有待实践的检验,”游闽键提示,“从事国际贸易的企业,可以重点关注相关国际仲裁机构就新冠疫情作出的相关判决或发表的倾向性的看法。”(关于“不可抗力”在不同的法域适用情况的讨论,请参见本月Lexicon 栏目文章《全球大流行》)

投融资

现金流是企业营运的基础。解辰阳介绍,从二月份到现在,不管是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都相对活跃。“对于企业来讲,融资涉及一系列的风险管理,因此,总法需要审慎处理借贷、发债、发行股票等过程中的法律风险,”他说。而对于资产负债率低且现金流充裕的企业,“在疫情后期,可以考虑开展投资并购活动,”解辰阳建议,“由于疫情的影响,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并购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均处在较高的位置。一些风险因素,必须充分考虑,比如,目标企业估值的调整机制、市场和盈利的稳定性、违约条款的设计、承诺与保证相关约定等。”

合同订立的核心要旨在于分配风险,赵中星指出,在设置违约条款时,应当把握以下原则:(1)仔细考虑如何限制一方当事人退出交易的理由,助力交易的达成;(2)细化违约条款和损害赔偿条款,确保其适用于最可能发生的情况;(3)遵循公平原则,避免给任何一方带来严重的后果或意外收益。

中小企业受重创

对于中小企业而言,疫情的影响尤其严峻。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法顾委秘书长、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付希业指出,中小企业面对的问题主要包括:公司股东认缴出资不能如期到位造成公司经营困难、公司欠款被起诉查封资产、公司无订单而裁员、公司破产等。对此,付希业建议“与相关当事人友好协商,寻求资金或市场支撑”。

政府部门的介入或许是中小企业走出困境最大的希望。疫情期间曾参与公益法律服务的游闽键指出,中小企业面临的劳动用工和合同履行两大问题,已经随着指导性文件的出台,得到了较大的缓解。

而由于曾经有应对SARS 的经验,全朝晖认为广东省行政机关在应对新冠疫情时反应迅速,例如,在疫情初期即决定对小微企业免除三个月社保和公积金。

企业形象

维护企业形象,虽非法务部门传统职能,但随着当代网络环境的发展,法务部同企业公关部门的联系愈加紧密。

“伴随疫情,一些负面报道、甚至是谣言也在媒体中快速传播,”解辰阳说,“企业总法需要协同PR 部门,迅速反应、精准打击谣言的传播。”

同样感受到舆情方面的压力的马莉指出,应对这一情况“需要跨部门沟通和合作更加密切、频繁、并且保持高效”。

冷静前行

在全球范围内,疫苗和特效药尚未被发明,疫情将可能长期存在,在维持严格防控措施的语境下,企业应当如何面对这一新常态?

“企业需要……调整自身的办公方式、经营策略和经营方向,以适应今后将长期受到疫情影响的社会和经济环境,”游闽键提示。

全球性的视野至关重要,解辰阳建议企业应主动调整发展的地理布局。“很多企业已经在很多年前着手将自己的企业打造成为全球公民,以应对供应链方面的风险,”他说,“绿地投资是这些企业主要考虑的方式之一。总法需要做非常多的准备工作,以助力业务部门取得商业成功。”

不过,对于本身即为管理企业风险所设的法律部门,解辰阳提出,风险事件每年都会发生,仅程度不同,“对于总法,审慎从容应对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