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坛国宝

0
951

盘点中国法律界的国宝级人物,任继圣会榜上有名。如今他已86岁高龄,历经世事沧桑,也许正因如此,他对未来十分乐观,全伟忠(John Church)为您报道

是中国最早的执业律师。在许多其他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与这种殊荣相伴而来的是许多华而不实的成就荣誉、法庭上取得的辉煌战绩、拥有地位显赫的同行和导师等各种浮华光鲜的外表。

在中国,这一头衔可以带来更多虚荣。可是在拥有这个头衔的任继圣律师身上,我们更能感受到朴实与亲切。

任继圣今年已经86岁高龄,身体依然十分硬朗,他见证了中国整个法律体制的寒冬与觉醒,并且在中国法律体系演变势头强劲的这几十年中,为其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Old Gold 0

在结束了对初级律师的指导工作之后,这位京都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名誉主任和首席顾问在律所舒适的办公室里接受了《商法》的采访。他身穿一件蓝色风衣,没有古板的西装领带,这本活历史书发出的笑声中没有一丝的自大气息。不过我们不会止步于此,我们还要采访与他共事的工作伙伴,看看大家对他的看法。任继圣已经在京都律师事务所工作了十余年,他专长于国际商事领域。京都所该领域的一位合伙人郭庆形容任继圣是“导师、朋友、父亲、兄长”。

Old Gold 2

“他拥有老一辈人的包容之心和聪明才智,却不怕与年轻律师进行交流,他完全不会让人感到有距离感。”郭律师说。“我们认为任律师是京都的金字招牌,他在中国国际法律领域拥有的丰富经验和卓越成就是一般人难以企及的。不过他似乎更愿意与我们这些普通律师进行交流,而不是因为担任律所的名誉主任而自感高高在上。”

京都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王卿芸补充说道,“任继圣是最早开始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律师之一”。

“他在中国法律体制的发展中一直起着重要的作用,我非常尊重他为中国法律界的发展以及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发展所做出的贡献。”她补充说。

任继圣于20世纪50年代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国培养的第一批研究生,随后他成为了一名助教和讲师。他回忆起早期苏联对法学院使用的法律著作产生的影响,当时中国处于封闭状态,没有其他太多的资料可以使用。

“我清楚地记得其中一个课题是‘国家与法律——主要的法律体系’。”任继圣回忆说。“另一个课题是苏联民法,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苏联诉讼法。第四个课题是民法与商法的比较,这个问题我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去研究。最后一个重要的课题是国际私法,”他说道。“有关这些问题的绝大部分资料都是以苏联教科书为基础的。”

You must be a subscriber to read this content, or you can register for free to enjoy the current issue.

该部分内容仅提供予《商法》订阅会员。你可以订阅去解锁所有内容。你也可以免费注册去浏览最新一期的内容。